<nav id="wyiya"></nav><xmp id="wyiya"><menu id="wyiya"></menu>
<menu id="wyiya"><tt id="wyiya"></tt></menu>
  • <nav id="wyiya"></nav>
    <menu id="wyiya"></menu>
  • <menu id="wyiya"><menu id="wyiya"></menu></menu>
    培訓超能力 提高競爭力 TEL:4006-023-060
    當前位置:首頁 > 精益資訊 > 業內動態 >
    雷士照明部分經銷商否認“挺吳” 稱不關心
    來源/作者:搜狐財經 發布時間:2015年12月07日 閱讀次數:
      
      “罷工態度堅決的不過是十幾個跟吳長江關系好的,自從雷士照明總部出事以后,我們店的銷售也沒受到影響,雷士最終歸誰是他們公司的政治問題,我們不關心。”8月1日,雷士照明四川永川店羅姓老板對記者表示:“所謂的經銷商力挺吳長江,很多是媒體對局部事件的過分渲染,事實并不是這樣。”
      記者隨即對位于重慶的20多家雷士照明經銷商進行了調查,發現這些接觸終端客戶的經銷商對雷士內訌之事態度皆較為冷漠,不僅聲稱“說不清楚支持哪一個,反正跟我們關系也不大,只要繼續供貨就行”,而且對有經銷商聲稱另創新品牌的主張更是大潑冷水:“換一個新牌子不好賣,大家都不認。”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就在7月13日雷士照明重慶和惠州員工及經銷商大罷工的時刻,江西鶴峰正有一家剛裝修不久的雷士照明新店開業。
      眼下,雖然雷士照明董事長閻焱并未如期在8月1日對罷工訴求作出答復,但停工兩周的員工已于7月底陸續自動復工,經銷商也同意將答復期延后至8月10日。
      挺吳派忠誠度成色打折
      “那些支持吳長江的經銷商和公司管理層,都是和吳長江交情不錯的兄弟,而且他們都有綁在一起的利益關系。”上述羅姓老板說。
      有媒體報道,吳長江在雷士照明赴港上市前曾通知員工、經銷商等通過他本人的賬戶,按發行價2.1港元購買公司股票,當時共有312名內部員工共計出資4455萬元人民幣認購了公司股票。
      而自從5月份曝出吳長江意外辭職事件后,雷士照明股價大跌,至停牌前只有1.41港元。對入股的員工和經銷商來說,股價大跌源于吳長江的意外出局,要使股價回升,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使吳回歸雷士,穩定局面。
      除了股票代持的利益捆綁,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PE機構創始人還向《投資者報》記者透露,吳長江有不少親戚都在雷士照明的采購部與銷售部,關乎公司內部運營及上下游產業鏈,由此帶來的關聯交易和裙帶利益也比較多。
      此外,這位人士還稱,吳因為經常在澳門賭博,欠了一些經銷商很多賭債,這使得債主們害怕吳長江因出局而使個人狀況受損。
      罷工被指是吳的二次奪權
      回憶起7月13日罷工當天,雷士照明重慶總部某部門領導秘書黃鵑(化名)告訴《投資者報》記者,起初為求工作穩定并不想參加罷工,然而,一個消息讓她突然有了“挺吳”的立場。
      “施耐德內部已經開完會了,不僅僅是替換掉雷士所有高層,連中層全部都要換。根據施耐德的一貫行事風格,雷士的員工逐漸會被全部替換掉。”這樣,一則消息在公司內部像瘟疫一樣迅速流傳著,消息號召說:“雷士的同胞們,家將不保,危矣!請團結起來,一致對外!”黃鵑說,不清楚到底是誰最先發出這個消息的,但對公司內部的觸動確實很大,于是當天的工作內容就變成了罷工。
      “我們先在門口集合,一起沖到了現任CEO張開鵬的辦公室,用封條把他辦公室封了起來,然后還將副總裁李新宇的辦公室也一起封了。”對她來說,雖然并不十分清楚高層間的是非,但此時施耐德就如同一個入侵者,侵占了他們的利益,而投資機構賽富則與施耐德一起霸占了他們本來安穩的公司。
      自從5月25日吳長江離職引得雷士照明股價大跌后,這種“被剝奪”的情緒不斷在雷士照明內部蔓延。盡管閻焱多次力證自己的清白、有理,或無辜,然而雷士照明成千上萬個普通員工更需要最能保障他們職位及資產價值的人。
      但在照明行業一些熟悉吳長江的觀察人士眼里,不論是逼宮還是罷工,都是吳長江走“群眾路線”發動“兵變”的奪權手段,并稱早在2005年時,吳長江就曾通過鼓動各地經銷商和供應商“造反”而將其他兩位股東趕出了公司,此番不過是故技重施。有媒體報道,吳長江早在7月11日晚就已經知曉次日管理層和經銷商的逼宮行動。
      公開資料顯示,為了重新奪回在雷士照明的控股權,吳長江在6月11日至18日的短短幾天內,吳長江共分6次合計增持了1767.5萬股股票。
      投資人對陣企業家
      盡管閻焱正面臨答復罷工訴求的艱難局面,雷士爭奪戰結果也難以預料,但相比吳長江而言,閻焱的處境未必如被“逼宮”時那么被動。
      君盛投資創始合伙人廖梓君告訴《投資者報》記者:“外資美元基金存續期一般都比較長,可以達到7~10年,對閻來說,他們轉讓給施耐德的那部分股權已經收回了投資成本,因此是否退出,什么時間退出對他們來說并沒有多大意義,他們可以長期持有并且耐心等待下去。”
      高特佳投資的一位投資經理表示:“投資人創業或者管理企業的案例比比皆是,我認為這并沒有不妥。”
      另一位PE機構合伙人則直陳:“吳長江在公司內部很不守規則,不僅曾以雷士照明的公司名義幫老婆的房地產公司擔保,還在公司上下游企業進行很多有利益關聯的交易,因此,企業家與投資人發生沖突,我認為是企業家的問題。”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新益為|精益管理視野鼓勵原創行為,本文因轉載眾多無法找到原作者。如涉及版權,請聯系電話023-67015863進行刪除!

    • 張老師
    • 王老師
    無標題文檔
    日本少妇成年A大片,口述女人与拘猛交 过程,一代女皇武则天A级艳片在线播放
    <nav id="wyiya"></nav><xmp id="wyiya"><menu id="wyiya"></menu>
    <menu id="wyiya"><tt id="wyiya"></tt></menu>
  • <nav id="wyiya"></nav>
    <menu id="wyiya"></menu>
  • <menu id="wyiya"><menu id="wyiya"></menu></menu>